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习惯





  作为港城岑家的孩子,即使岑予是半道杀出来的私生子,他也和岑喻安一样,接受岑家的教育,国中开始就有私人搏击教练来指导他们学习最基础的防身术。

  他虽然不像岑喻安那样能打,但撂倒两个成年男性还是不成问题的,更别提制服姜璇这种长年生活在校园里柔弱不堪的女学生。

  姜璇过家家一般的反抗在他眼里根本不够看,岑予两下就把她压到床上,钳住她的双手按在枕边,膝盖挤进她的腿间,顶在腿心处轻轻地磕。

  “别碰我!你别碰我!”

  姜璇尖叫着摇头,身体随着他膝盖摆动上下摇晃,乳波荡漾间,岑予压低脑袋,凑到她的乳头前,伸出舌头舔舐上面的齿印,感叹道:“岑喻安可真不会怜香惜玉,嗯......都给我宝贝儿咬疼了吧?”

  他吮了两口还不尽兴,索性张开嘴唇把乳晕也包住,舌尖来回拨弄硬立的粉尖尖。

  胸口传来酥酥麻麻的刺痛感,姜璇气得眼眶发红,拼命扭动胸脯企图躲开他湿热的舌。她的挣扎反而便宜了岑予,另一侧的乳尖伴着扭动戳向岑予的脸颊。

  淫靡,又色气十足。

  房间内温度急剧上升,姜璇出了一身汗,她悲哀地发现,哪怕心中再是不愿,身体却还是在岑予娴熟地挑逗下动了情。

  阴蒂上的小豆豆悄悄探出头,小穴在男人膝盖撞过来时吐出一滩滑润的透明液体。她克制不住回想起上一次高潮前岑喻安近乎粗暴地猛撞,不由得夹住大腿。

  岑予吐出口中晶莹的乳尖,沿着她的胸乳慢慢向上啄吻,屈起的膝盖由撞击也慢慢变成了抵在腿缝上研磨。

  “嗯......不......”

  姜璇逐渐停止了挣扎,身体放松,眼神迷离起来,就连脱口而出的拒绝也带上几分调情般的哼吟。

  “真乖。”

  岑予被淋了一膝盖的黏腻,奖励似的亲她一口,松开制住她的双手,迅速脱掉自己身上碍事的衣衫。

  岑予拧下攥在手心里那支药剂的封口,解释道:“以前疼你的时候可从来没用过药。”

  “但是以防宝贝儿做出什么煞风景的事,只能破例一次了。”

  说完,岑予捏住姜璇的两腮,药水一滴不剩全部倒进她口中,捂住她的唇强迫她咽下去。

  “唔......咳咳!”

  姜璇被迫喝下那支催情剂,液体从口腔流经咽喉,呛得她咳嗽出声。小腹猛地腾起一股冲动,她偏过头,张大嘴巴,奋力呼吸。

  岑予掰开她的双腿,下体抵住芳草萋萋处,胸膛压在她颤颤巍巍的乳上,手指扶住胯间等待多时的肉棒缓缓送进穴口。

  “嗯......”

  包在阴道口的瓣肉慢慢分开,距离姜璇和岑喻安最后一次欢爱才过去不到叁十分钟,甬道里还残留着上一次高潮过后的快感,岑予甫一插入,壁肉就疯狂蠕动起来,绞得他差点投降。

  他下意识抬起身体看向姜璇的脸。

  喝下的药很快发作,催起她浑身的燥热,姜璇只觉得腿心处空虚发痒,迫切希望眼前的男人能够填满她。

  然后像岑喻安一样,不留余力地插进最深处。

  “嗯......唔......”

  眼前的一切天旋地转,她忘记自己经历过什么,只知道交往了一年的男朋友正和往常一样同她亲密,于是习惯性劈开双腿环在岑予的腰后。

  姜璇主动抬高屁股,吞吃下肉棒没插进来的部分,水光粼粼的阴户贴紧他的鼠蹊部。她控制臀瓣上的肌肉向内收缩,小臂穿过岑予腋下紧紧抱住他,甜腻开口:“......要......想要了......”

  ******

  下章应该会写到哥哥视奸,注意避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