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哥,要不要一起?





  新区别墅里,二楼最里边的房间内回荡着声声女性独有的柔媚呻吟。

  绵长急促中夹杂着皮肉相接的拍击声,愈演愈烈。床上交媾的男女不知做了多久,屋里充斥着浓郁的甜腥味,即使是开着窗户也挥散不去。

  姜璇被男人突然加快地抽插一激,盘在他腰后的腿夹得更紧,男人察觉到她的动作后挺直腰背,缓缓抽出插在她腿心的灼热,在翻出艳红水润的穴肉之后又狠狠撞了进去。

  “啊......”

  他听见她难抑的叫声,扶住她的腰身大开大合地律动。

  姜璇的身体本就因为药物敏感得不行,一番刺激下,腿心处穴口的瓣肉用力裹住肉刃收合翕动,腰肢抬起,似乎准备好迎接这场性事的终点。

  “啊......啊......嗯......”

  “叩、叩、叩。”

  就在岑喻安感受到身下女人收紧甬道即将高潮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姜璇吓得双腿一松,手臂无力地推他,纤细的腰肢不停扭动,试图挣开埋在体内的异物。岑喻安抱紧她,低头含住她红肿的唇瓣,小声安抚她受惊的情绪。

  “哥,都两天了,还没腻呢?”

  岑予象征性敲了敲门,自顾自推门而入,房间内欢爱的气息瞬间钻进鼻腔。

  他笑得恶劣,抬手扇扇空气:“差不多行了啊,我还没做过出过一屋子味儿呢。”

  岑喻安没理他,亲了姜璇两下后坐起身,抱住她换个体位接着弄。

  岑予啧一声,慢悠悠走过去打算看看战况,不料沉浸在情欲中的兄长还能分神瞪他一眼,侧过身贴住姜璇胸口上抖动的嫣红乳尖,阻挡住他投过去的视线。

  他愣住,而后嗤笑出声:“挡什么?她都跟我一年了,里里外外都被我肏透了,哪是我没看过的?”

  嘲笑完岑喻安多此一举,岑予居高临下看了半天,见他还在专心致志地肏着姜璇,没空和自己搭话,自觉无趣,便把注意力放在床头柜上面花花绿绿的小玩具上。

  浸湿后绒毛粘在一起的羽毛棒,挂满了黏液的跳蛋,泛着水光还在“嗡嗡”颤动的吮吸按摩器,以及各式各样的避孕套和催情剂。

  单是这几个使用后粘了体液的玩具就足够淫靡,更别提身旁还正在旁若无人地上演活春宫。

  岑予吞咽了一下,喉咙痒痒的,下身那处更是硬得发疼。

  他的房间就在隔壁,从昨天上午开始,除去吃饭时间,岑喻安就一直在屋里和姜璇做爱。

  他确实没料到他哥一把年纪竟然是第一次,下手没轻没重的,也不会做前戏,他索性好人做到底,告诉岑喻安去买点药给姜璇喂下去,随便摸摸腿心就行。

  毕竟姜璇也被他调教快一年了,什么姿势没试过?插进去肏两下估计就能湿了。

  岑喻安更绝,出去一趟不仅带回来了催情药,还买了一兜子情趣玩具。

  一旦摸到门路,这开了荤的男人就像疯狗似的,做起来狠,时间又长。

  岑予在隔壁听了两天的墙角,以往他和姜璇上床时可没用过这么大力气,她也哼哼唧唧地放不开,听起来没觉得有多诱人。没想到姜璇在他哥床上叫得这么浪。

  他听硬了就撸,撸了没多久又硬,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打算来隔壁给岑喻安提个醒,纵欲伤身。

  不过他看到岑喻安恨不得把蛋也塞进去的样子,觉得自己就多余来。

  嗯,或许......也不算多余?

  岑予跪在床边,虚握住拳撑着脸庞,紧紧盯着自己女朋友溢出叫床声的嘴唇,终于忍不住了:“哥,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