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32吃她(h)





  他鲜少露出这种带着些调笑的表情,荀烟略略推了推他。“什么...?”

  “烟烟,我说...吃你。”邹序云暧昧地舔了舔怀中女孩的耳廓,明显地感觉到对方因腿软而踉跄了一下。

  荀烟气息不稳,“你不要胡闹。”

  “是我胡闹吗?还是你。”邹序云不听,指节用力地在荀烟的腰间拧了下,他大概知道腰窝上面的那一小块软肉会让她酥麻不已,就像那夜,他只是不小心轻蹭了那地方,荀烟她顿时就浑身颤栗。

  ''邹序云,你要玩是吧?”荀烟突然褪下了刚才那副软弱的模样,伸手摸了摸邹序云的耳垂,她的衣袖间有动人的冷雪香气。

  车内的暖气已经开到最大,邹序云回想起刚刚在公路上的那场狂奔,在无数个红灯间隙,荀烟总是近乎疯狂地揽过他的身体,在停留的时间内狂乱地舔吻他。

  他知道她自己似乎也不是很好受,好几次她的眼神都不再清明,露出点情动的迷茫,直到车后传来喇叭的鸣笛。

  “脱下来。”邹序云回神,跨坐在他身上的少女扯着细细地肩带,一手夹着烟神情冷漠地看着他。

  邹序云低下头,在昏暗的灯光下细细找寻内衣的锁扣,他的头发垂了下来,看起来十分柔软。荀烟失神地摸了摸他额间的碎发,极尽温柔,而后又突然不耐地自发扯下了那件小小的胸罩撇在了对方的脸上,邹序云,你怎么那么没用啊。

  少女面容姣好,平日里那张总是有些冷漠的脸突然生动了起来,浅薄的嘴唇也勾出来一个好看的弧度,她吸了一口烟,却不吐出来,捏住面前男人的脸,凑近嘴唇一口一口地渡了进去。

  薄荷香气的烟气其实没有男士烟那么呛人,只是有些骤然地冰凉。邹序云是不吸烟的,所以即使是这不强劲的烟气也让他呛了一下。荀烟稍退,在邹序云红的不正常的嘴唇上响亮地啵了一声,后腰抵着方向盘微微扭动。

  那是一种暗示,一种好戏即将开始的暗示。

  车停在开发区,人烟稀少,月朗星稀,是一个不会有路人经过的好地处。邹序云没有荀烟会被别人看到的顾虑后,松了一口气。他以拆解手术缝合线般地严谨一粒粒地接下自己贴身的衬衫,甚至还耐心地迭了整齐,放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一切都像餐前的准备,优雅细致。只是正常的进食应该是从头到尾都循序渐进的,而不是像此刻这样,他拉过上身已经赤裸的少女,只浅浅吻了下她的嘴唇,转而进攻对方在昏暗的灯光下红艳艳的乳晕。

  少女喉咙里溢出了难耐地呻吟,身体也软软地贴在了他的胸膛,肉体相贴的感觉让人心悸。她的鼻息在狭小的车厢里成百倍地被放大,邹序云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理智在逐渐地崩塌。二十多年的良好的教育使他被规训成一个谦谦君子,但在这刻他却只想扯下自己的人皮,做一些违背礼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