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20暴雨是末日还是浪漫(主线h前奏!!下章就





  荀烟的车开得飞快,两个小时前她接到了鱼跃的电话,“烟姐,我已经找到了你说的那本日记,就在惠滢滢说的老家,海临县。我已经赶回来了,详细的情况见面说。”

  海临县是雾江市一个边远的县城,因为交通不发达,所以这里经济仍然落后。主要靠市里拨款进行资金帮扶。

  荀烟清楚地记得,母亲最后一次新闻报道的事发地也在那里。

  六年前,陈彩英一直在深度追踪报道一项叫“援天使”的救助计划。这是一项聚焦县城留守儿童生存现状,帮助适龄儿童找到合适领养人的公益活动。一时间内广受好评,作为电视台参与这项活动代表,陈彩英叁天两头地往那里跑,因此荀烟印象很深。

  车停在了雾江市的服务区。因为心急难耐,荀烟开车去迎了鱼跃一段路。

  荀烟把车并排停在了鱼跃的旁边,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眼前的男孩神情不明,他惯常微笑的脸上有罕见地严肃。“烟姐,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再看。还有,我得提醒你一句,单一的日记不一定能作为证据。”

  荀烟盯着鱼跃看了一会,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慌。最终她下定决心似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拿给我吧。”

  时间随着她翻阅的速度飞快地流逝。最终,她合上日记,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慧滢滢的姐姐叫慧琳,她在日记中记录的是她因“援天使”计划被收养后的那段日子。

  慧琳居然是“援天使”受助人。那她跟母亲的死到底有没有关系?

  荀烟的脑袋发麻,她想起刚刚日记中的文字:

  20xx年 6月15日 晴

  村里来了一批扛着摄像机的人,他们说是来选择符合条件的留守儿童接受好心人的救助。我很开心,妹妹还小,爸爸妈妈出去打工只带走了弟弟,我觉得他们不要我和妹妹了,可是我不敢跟妹妹说。

  20xx年 7月13日 晴

  电视台的人终于选好了可以接受救助的孩子,准备拍摄。我被选上了,我问陈阿姨为什么妹妹不能被选,陈阿姨说每个家庭只有一个名额,而且救助人是自己选择救助对象的。但是她让我别担心,即使妹妹没被选上,她后面也可以自己资助她。

  20xx年 8月31 小雨

  通过“援天使”,救助家庭找到了我,他们是城里的,很有钱。来接我时,他们给我买了很多衣服,我问可不可以留几件给妹妹,他们说好。我选了几件最漂亮的裙子给妹妹,可是妹妹很生气,她把裙子剪碎了,说我自己要去城里过好日子了。我不是这么想的,但是救助家庭说,妹妹还小,会有更适合的人帮助她,我再不进城就过了插班的时间。我很想读书,我去了。

  20xx年 9月1 晴

  我真的能在城里念书了。我好高兴,我想跟妹妹说。救助家庭却不让,我原来的家里没有电话,我联系不上妹妹。

  20xx年9月11 雨

  救助家庭的叔叔总叫我半夜去他房间,还扯我的衣服,我不知道他想干嘛,我觉得很奇怪。

  20xx年 10月23 雨

  我终于知道了他在干什么,我很担心妹妹,我不知道她会不会也遭遇这种事,我好绝望。

  20xx年 11月8日 晴

  我在学校的活动中看到了陈阿姨,我跟她打招呼,问她妹妹怎么了。她说妹妹还在家里念小学,她每学期都会寄钱过去,让我不要担心,还夸我变漂亮了。

  我想跟陈阿姨说,我不知道她相不相信。

  20xx年12月25 阴

  那个人好像知道了我一直在试图联系陈阿姨,他不让我去学校了。他跟我说只要我乖乖听话,妹妹就会有钱念书,会上好大学,不用过的跟我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荀烟不敢再继续往下看,惠琳说的隐晦,因为她那时候还小。但是荀烟早就明白了她字里行间藏着的惊天秘密。

  “烟姐,你现在需要冷静。”鱼跃看着荀烟苍白的脸,握住了她的肩膀,“我们现在不确定陈阿姨是不是知道了惠琳的事。”

  荀烟目光呆滞,身体冰冷。

  她猜对了么,母亲的死居然真的不是意外。

  “荀烟!荀烟!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鱼跃着急地摇晃面前女孩僵硬的身体,见她眼珠还在转动,叹了口气,“你不要要冲动,知道么?”

  “惠琳的日记先放在我这里。我还需要查查别的线索。你了解陈阿姨报道的这个援助计划么?”

  “听过一些,不多。”荀烟开口。“我会重新查一下参与当年这个计划的记者有哪些。我先走了。”

  荀烟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在大街上游荡,刚刚知道的那些事让她暂且不想回电视台。

  她不去想那些可能会参与的人选,因为这使她全身发寒。

  突然,她的余光瞟到了副驾驶脚垫下的一点银光,那是个保温桶,荀烟想起那天探望惠滢滢前给邹序云发的信息。

  她慌乱地翻出手机,邹序云发来的消息还停留在几天前:

  “你怎么没来呀?”

  “是突然有工作么?那要注意身体。”

  “记得吃饭…有空也可以回一下我的消息?”

  噼里啪啦的雨滴拍打着挡风玻璃,不知不觉间黑压压的乌云笼罩了雾江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