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12凶手的正义





  荀烟翻开抽屉,拿了一板健胃消食片,她晚上很少进食,只是昨晚面对邹序云盛情难却。

  她起身去厨房倒水,看见桌子上已经洗干净的保温桶。

  在渐渐消散的雾气里,她想起那个男人开门离去时的侧脸,他笑得温柔:“既然你已经吃了东西,我就放心了。明天还有工作吧,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我先不打扰了。”

  荀烟看了看闹钟,想起今天和警局预约的那个专访,收拾好采访提纲出门。

  昨天打完那通预约电话,荀烟想了很多。

  面对犯罪嫌疑人,人们的第一反应都是谴责与唾骂,无论他们背后的隐藏着什么样的动机,他们终究杀了人,触犯了法律。

  但是她的任务却是要深挖这一人物背后的故事,在法理与情理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坏的固然是强调法律的尊严,多面的也要合理探讨法律是否可以更加人性化。

  在警局的拘留室荀烟见到了那个女孩,因为等待着今天的采访,她还没有被转去看守所。

  “你叫惠滢滢,是么?”荀烟轻轻地问了一句。

  女孩看起来不大,一张苍白的脸上满是倔强的神色。

  “你是谁?他们又找人来想从我嘴里撬出什么?该说的我不都说了?”惠滢滢戒备地看着荀烟,眼神里满是敌意。

  在进来之前,荀烟已经从梁哥那里了解了大概情况。

  面前的这个女孩惠滢滢,23岁,在康图传媒公司的一个娱乐部门担任主播。

  这些传媒公司在无数平台私信用户,广撒网。用高额的薪水引诱一些无知的女孩加入签约。虽然在台面上不从事违法活动,但是也靠直播打一些擦边球来吸引观众打赏。固定受众后,还会让女主播主动私聊榜一,加微信,努力维护好“榜一大哥”的金主身份。

  惠滢滢不算里面的头部主播,只是年纪小,脸又嫩,自有一番青涩甜美。

  与杨国康的接近也纯属意外。那天带她的行政姐姐临时有事,不能去汇报这一季度的新人情况,拜托惠滢滢先把文件送给总裁办公室的杨国康。

  杨国康起先以为这是新招的行政实习生,看了资料之后才发现她也是这一季度新招的主播就留了个心眼,以工作之名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

  惠滢滢很单纯,他以为大老板是看到了她的努力,想要提拔她。但是在中年男人眼里,青涩稚嫩的女孩除了美貌又有什么呢?

  之后就是无数明示暗示的骚扰短信和电话,甚至在直播时杨国康也会凑热闹地刷刷火箭跑车。

  同事们都刻薄地嘲弄她,“得了大老板的青眼,你还在这播什么呢?洗洗干净去吧。”

  在这些女孩眼中,有大老板这个榜一,或者是其他的榜一,二者并无差别。

  可是惠滢滢不信,她坚持大老板是看到了自己的能力。

  终于同事嘲弄的话得到了证实。

  一个傍晚,惠滢滢终于等到了来公司视察的杨国康。

  她恳切地望着面前的男人,“杨总…您不要再来我直播间了,同事们都说我…故意勾引您。”小女孩因为羞涩,甚至不太好意思说出那个词。

  “勾引我不好么?跟了我你就不用再每天日夜颠倒的直播了。”杨国康笑得猥琐。

  “您什么意思?”惠滢滢满脸惊骇。

  她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听过最接近职场性骚扰的新闻也只不过微博上那些用户真假难辨的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