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7送他回家(1 / 2)





  男人抓住了她的手,力道不重但不容反抗,荀烟被这接二连叁的事情弄得满肚子火,语气不耐,“你干嘛,放开我。”

  抬起头,那是一张她再熟悉不过的脸,是她只能在梦中看到的脸。

  坐在车里,荀烟还没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她只不过是看不惯那个醉汉借着酒劲对路人咄咄想逼才出言阻止。她没注意到那路人是谁,也没注意到男人已经盯着她看了很久。

  荀烟尝试了几次,颤抖的双唇还是没办法念出男人的名字,“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面前的男子却久久没有回答,他目光暗沉,一遍遍地描摹面前女孩的脸。最后却放开了她的手很颓然地靠向椅背,“我现在在这边工作,今晚是同事叫我聚餐。”

  “你在这边工作?”荀烟一脸怀疑。

  邹序云不想跟她解释这个问题,故意扶了扶额头“我头有点晕....喝了点酒,可能没法开车了。”言下之意是让她送送。

  “可是你不是还有同事在?”荀烟缩回手,不接话。

  “他们先走了,有几个同事喝得太醉了,先离开了。”邹序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显得脆弱一些,眼睛也因为刻意眯起来而闪烁着湿润的雾气,身体更随之颤抖,他知道这样荀烟一定没法拒绝。

  “好吧,你住哪里。”果不其然,他听到女孩犹豫再叁后的答复。

  “第一人民...医院的附属楼。”邹序云此刻好像是真的有些难受,他语气虚浮,把手横在眼皮上遮住车顶刺眼的灯光,面色也是不正常的潮红。

  荀烟注意到了这点,默不作声地关掉了车顶灯“你看起来不太好。”

  “嗯,好像有点喝多了,有点胃痛。”邹序云侧身,尽力对荀烟扯出了一个微笑。

  “你以前就不能喝酒的!每次都会胃痛,为什么还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荀烟隐怒,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再言语,点火起步。

  他们意外地都没提起那个横亘在彼此心里的问题,好像若不提起,一切就可揭过重来。

  电台伴着沙沙的电流播放着一首杨千嬅的数你,低沉哀怨的女声唱着对恋人的无尽思念。

  “想 从幽幽的眼圈

  逐公分那样转 为你点算着疲倦”

  荀烟以前不喜欢粤语歌曲的,她一直觉得那些歌词太幽怨伤感,可是在与邹序云分别的日子里她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初闻不识曲中意,再闻已经曲中人。

  她舔了舔嘴唇,从倒车镜里小心地瞄了一眼侧边的男人。他,好像瘦了很多,也褪去了年少时的青涩。

  雾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附属楼,保安很快放了行。

  荀烟停下车,路灯微弱,她睁大眼睛想要看清邹序云的眉眼,却总是一片朦胧。伸手想要触碰,又觉得没有理由。最终,她只是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

  不算长的车途,邹序云却睡着了,看着他清俊的脸上明显的青黑眼圈,荀烟拿不定注意要不要叫醒他,只轻轻说了句,“已经…到了。”

  好在邹序云自己醒了,他睁开双眼,睫毛微颤。车途颠簸,他睡得实在不算安稳,此刻刚醒,眼神并不清明。他努力分辨着车内女孩刻意屏低的呼吸,苦笑。费力地撑起身体,他打开车门,低着头:”麻烦你了,烟...荀烟。‘’

  夜晚的风吹起了他薄薄的衣襟,他高大的身躯笼罩在里面,像是在真空包装里被抽干了水分的芽苗,颓然萎靡,随时会倒下去一样。

  荀烟心头一窒,她跑下车,用自己的身体堪堪撑住了邹序云几乎要摔倒在地的躯体,“几楼,我...送你上去吧。”

  “叁楼,谢谢你,烟烟。”邹序云很安心地把头靠在了荀烟的颈窝,手臂虚虚地搭在她的肩上,却不敢触碰她的脸。